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心云驛站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自由飞翔
查看: 1107|回复: 1

【重楼随笔】梦醒听风

[复制链接]

31

主题

3

听众

66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发表于 2014-3-13 20:22:14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笑看清风 于 2014-3-13 21:45 编辑

         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,不急不缓地飘落。一如睡前,书半掩在桌上,一炉暖茶袅袅冒着清香。安然独处,细听雨落,什么也不想,一任思想放逐........

          明代大儒陈白沙有诗云:记得儿时好,跟随阿娘去吃茶。门前磨螺壳,巷口弄泥沙。而今人长大,心事乱如麻。

          是的,长大了,常年碎在日子里,碎在尘世的喧嚣里,难得有如此安适的时刻,那些徜徉已久的东西从内心深处泛上来,是什么呢?是一种淡淡的自由适意,或是一种悠然的诗情和雅致,说不清 。这是叫人捡拾旧时光的时刻,闭上眼,也许就想起了童年,想起了奶奶讲古德日子,院里的槐树下,铺一张凉席,对着月光,对着一树槐花,讲仙姑山,讲芦苇河。

         想起跟着爷爷到邻村串亲戚赶会的时光,光脚走在乡村的土路上,黄土凉凉,滑滑的亲。爷爷背着手,我也背着手,爷爷手里掂着一包点心,或者一包油糕。

         时间都去哪儿了,时光恍惚,不期然间,岁月的河流上,已是中年过客。

        人到中年,渐渐明白,人生犹如雪中观鹤有清静,亦有混杂,前者心思澄明,不掺一丝杂质,如弘一大师一句“问尔何适,廓尔亡言。华枝春满,天心日圆”,天地间便盈满了纯净;后者则有了污浊垢气。古人诗:深处种菱浅种稻,不深不浅种荷花。这便深谙为人之道,何处种菱何处种稻与如何摆放我们的心灵当是一个道理 。

        再想古代文士,熬得十年寒窗苦,只求一朝成名天下知,竟有些痴了。生不用封万户侯,只求如徐霞客,遍览名山大川,一仆一驴,一笔一绢,任它世事烦扰,我自有天枕地床;便如蒲松龄:老于世情乃得巧,昧于世情则得拙”,他秉得一拙所自安的生命准则,在野狐鬼怪间荷有一颗天籁自鸣、量真满掬的心灵,给无数士子以“书中自有黄金屋”的想象。

        站起身,步向窗前,水榭边的一叶竹子默默地承接着檐角滴落的雨水,慢慢弯出优雅的弧度,在叶尖点到水面的刹那,许是惊动了池塘里的几尾金鲤,在灯影下划出浅浅的涟漪。大片舒展开的芭蕉映着半开的窗户,一朵木芙蓉悄然开放。

        荷花瘦了,仅余几叶花瓣,也足以让夜色变得清香。莲蓬初成,淡淡碧色,是记忆中清甜的味道。隔水红尘断,一生在水中央的荷秉承了水的自净,圆融还有柔韧,生命是从污泥中萌生的,但完全无碍于她的美丽,日高日上,日上日妍,情景无限。花开世界起,果满菩提圆,只一眼就明了,为何莲可以托起那许清静。

        天籁自鸣,不择好音。为人处世,如莲,水过不留痕,风过亦不留痕 ,选择一条适合自己的路,既是荆棘满生,亦可步步花开,静静绽放于生命的绢帛。

        说是什么也不想,思绪却走的这么远,也许真的到梦醒听风的年纪了,就借叶延滨老师《梦醒听风》里的一句话吧:卧看满天云不动,不知云与我俱东,大江东去也,江舟东去也,浮云东去也,我与之同行,只缘同行啊,心与云、天、水,皆静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7

主题

11

听众

1619

积分

版主

Rank: 5Rank: 5

发表于 2014-3-17 06:25:57 |显示全部楼层
出门几日 品帖来  荐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心云驛站   

GMT+8, 2019-1-21 20:38 , Processed in 0.062400 second(s), 2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