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心云驛站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自由飞翔
查看: 1030|回复: 1

【重楼随笔】那时听说书

[复制链接]

31

主题

3

听众

66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发表于 2014-3-17 19:18:50 |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 踱步记忆深巷,岁月的那头,村子旧得象一張发黄的老粗布,疏疏落落地铺开,村子里的房舍仿如随手丟掉的零碎布头,丝毫见不到刻意的装点和粉饰。
      
        乡亲们忙完了农活,乡村的冬天安静而悠闲。惯常的冬日里,时有外乡人来到村里,最能引起村子轰动的就是说坠子书的艺人了。

        说书的大部分都是盲人,但手脚利索得出奇,只用把他搀扶到摆放的书桌前,他立马像是换了一个人,精气神十足,手忙脚动,有条不紊,眨眼间就能把说书需用的一切家伙什儿摆弄个齐齐备备。

        接下来,他准确地端起桌上的茶杯,喝一口,咽下,再喝一口,深深长长的呼一口气,伸二指优雅而庄重地,拈起豉槌,“咚”一声鼓响,压过书场的切切嘈杂:天也不早了,人也不少了,咱也开场了——

        粗浑的唱腔拔地而起,忽高亢,忽低迴,或淒清,或悠长,带着汝河浸润的浓浓土腥味,流淌开来,在你还没完全适从时,己霸道而固执地融进了你的血液里。不需有规正宽敞的剧院,不需有灯幔堂皇的舞台,没有京剧的字正腔圆,也没有越剧的哀婉缠绵,只有一把坠胡一面豉和一副简板,如此简单,竟让人如此迷醉,但待其天然无雕饰的神韵毕现后,你才会恍然。

        “阴天下雨烂踩踩,叫声郎哥要少来,我家不是砖铺地,踩出脚印难掩盖,哥哥呀,我的爹娘乱疑猜。郎哥一听计策来,叫声妹妹别忧怀,哥把鞋孑倒看穿,只见出去不见来,妹妹呀,任他神他猜不来”。如果说京剧是霸王别姬,那坠孑就是桃园结义情意深重;如果说越剧是黛玉葬花,那坠子就是邻家女孩天然情趣,如黄土一般醇厚,孩童般纯真,又如祖祖辈辈劳作的村人一股虔诚。

        说书的抑扬顿挫,听书的如痴如醉,待月挂中天该散场时,也是正说到扣人心弦时:“~~恁听的明天要劳动,俺说的说多嗓子疼,咱稳稳弦子住住板,明天晚上接着听”。说书的拿捏着不说了,任村人钱央万求,会奉送上一小段儿,就再也不说了。

         散场了,村巷子里会糟乱上好大的时候,你一腔、我一嗓的学书声,东一片、西一群的狗叫声,间或还会有一两声老叫驴的吼吼声.......

         如今,坠子依然在唱,人们依然在迷,但再也不复有那时听说书的感觉了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7

主题

11

听众

1619

积分

版主

Rank: 5Rank: 5

发表于 2014-3-17 20:54:34 |显示全部楼层
赞并荐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心云驛站   

GMT+8, 2019-1-21 19:48 , Processed in 0.046800 second(s), 2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